一键分享0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医生因父亲去世状告自己医院 称理解“医闹”

来源:现代快报网址:http://www.hinews.cn/news/system/2011/12/08/013778370.shtml浏览数:199 
文章附图

  为父亲讨公道,状告自己所在的医院,当事医生说“现在突然特别理解‘医闹’” 漫画 俞晓翔

  ■经司法鉴定,常州二院存在过错,应承担部分责任。院方对此表示认可

  ■原告拒绝调解,她希望判决能让部分医生警醒,能对病人更负责任

  “一边是我的父亲,我的家人,一边是我的同事,我的领导。你说让我怎么办?”作为常州第二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常州二院”)的一名医生,邵洁一度非常纠结。但是,最终,她一纸诉状状告自己所在的医院,为逝去的父亲讨个公道。

  昨天,该案在常州天宁区法院开审,庭审结束前,邵洁再次予以拒绝调解,“请求法院直接宣判。”

  离奇去世

  手术还没做,人就没了

  院方一度坚称无过错

  疑点:当事医生将父亲转成一级护理后,为何没有一条护理记录

  噩耗:

  父亲在自己医院去世

  到今年,邵洁已在常州二院工作27年。如果不是3月3日早上6点多钟的那个电话,她还会像以往那样按部就班地上下班。

  那天早上6点23分,邵洁的手机突然响起。电话是医院病区主任打来的,一看到这个号码,她顿时有了不祥之感。

  “你父亲没有生命特征了,我们还在抢救,你赶紧过来。”听完这句话,邵洁脑子里嗡的一下,人差点摔倒在地。很快,丈夫驾车以最快的速度将邵洁送到医院。路上,邵洁又紧急通知了弟弟和妹妹。

  十几分钟后,一大家子都赶到了医院,此时,抢救工作已基本结束,病区主任来到邵洁面前,“很抱歉,我们已尽力了。”

  面对这个结果,邵洁只能以泪洗面。她的弟弟和妹妹,当即就与医生吵了起来,他们不明白的是,父亲因为“急性胆囊炎、胆囊结石”住院等待手术,这手术还没做,人怎么就没了?

  疑点:

  护理记录为什么缺失

  邵洁父亲邵元度,72岁。今年2月28日,因为突发性右上腹疼痛,老人来到常州二院诊治。出门前,邵元度还开玩笑地跟老伴说,老大(即大女儿邵洁)在那个医院,去那边看病放心。

  入院后,医生诊断其为“急性胆囊炎、胆囊结石”,在医生安排下,准备手术。其间,考虑到老人年龄较大,有糖尿病、脑梗塞病史,医生提出在医院住院休养几天,等身体状况好点再手术。

  3月2日,也就是入院的第三天下午,邵元度再次出现腹痛,医生为其两次注射消旋山莨菪碱。当晚,邵元度继续住院观察。

  “父亲自理能力很强,当晚在他的要求下,家人都回家休息,没有陪护。”邵洁说,但怎么都没想到……

  邵洁家人在查看父亲逝世前的病诊记录时,意外发现,2日晚上12时,医生将邵元度的护理级别由普通护理直接升级为一级护理。但是,在护士的护理记录上,一直到次日早上6点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却没有一条巡查护理记录。

  “按照分级护理制度,对一级护理的患者,要确保每30分钟巡视一次病房。”邵洁对于这个制度一清二楚,在她看来,如果有护理,如果及时通知医生抢救,绝对不是现在这个结果。

  伤心:

  院方一句安慰都没有

  按照抢救记录显示,3月3日晨6点钟,医生检查病人时,发现邵元度“呼之不应,无自主呼吸,瞳孔散大直径7mm,光反应消失”,经抢救无效后,7点钟,医生宣布其死亡。至于死亡原因,二院医生在病例讨论时,推测可能系“胆囊大,张力高,引起胆心反射导致患者猝死”。

  作为医院的医生,邵洁面对的,一边是自己的同事和领导,一边则是自己的父亲和家人,她最初希望院方能积极调查,拿出一份令人信服的结论,还父亲一个公道,给家人一个说法。

  但是,年逾七旬的母亲甘菊清几次到医院询问进展,却没有任何答复。院方以医生在诊治和抢救过程中不存在过错为由,希望甘菊清放弃讨要说法的举动。甘菊清说,曾经有一位副院长明确告诉她,想要钱,可以去法院,否则,医院不会赔偿一分钱。

  “看着年迈的母亲在医院孤立无援,我心里非常难受。”邵洁说,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配合家人将父亲的遗体火化、送葬。但是,让邵洁没想到的是,医院的工会也跟着“消失”了,“不仅没有送一个花圈,甚至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院方的“冷漠”和“躲避”,最终让邵洁坐不住了。

  责任之争

  院方认可“有错”鉴定

  原告拒绝调解请求宣判

  悬念:一级护理为何没有护理记录,院方未作正面回应

  医疗鉴定:

  不属于医疗事故

  邵洁最初的举动,还是“局限”在卫生系统内,在与院方协调后,双方向常州市医学会申请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

  2011年4月7日,常州市医学会作出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报告,认定常州二院对于邵元度的诊治行为符合相关规范,并无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规、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的行为。但是,医方在患者3月3日0时后病情出现变化时,未及时与患者家属进行沟通告知,在改为一级护理后,对于患者的生命体征检测、记录不到位,也未进一步进行辅助检查。最终的结论是,这一病例不属于医疗事故。

  拿到这份鉴定报告后,邵洁彻底铁了心:已经没路可走了——“他们在逼着我走最后的一条路,去打官司。”正是从这一刻开始,邵洁决定不再照顾“面子”,“我起码得给父亲一个交待。”

  司法鉴定:

  常州二院有过错

  常州天宁区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后,在征求双方意见后,向上海市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申请再次鉴定。

  2011年11月2日,鉴定报告正式出炉。鉴定专家认为,常州二院在这一病例中,存在多处过错。一、死亡前一天下午病情已经发生变化,院方此后尽管已经作出了护理级别的调整,但却没有对病情变化原因的分析,甚至都没有测量血压,对病情严重性和复杂性认识明显不足;二、因为未进一步检查明确病因,加之两次使用消旋山莨菪碱、一次使用杜冷丁,可能掩盖症状,对病情诊断带来不利影响;三、一级护理是适用于危重患者,未见任何护理观察记录,违反了医疗护理规范。综合多种资料,鉴定专家认为,在邵元度死因无法确定的情况下,常州二院仍然存在医疗过错,其治疗过错与邵元度的死亡后果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医疗过错为死亡的次要因素,参与度拟为30%~40%。

  院方应诉:

  认可司法鉴定结果

  “错了,你就得承认。有多少错就是多少错,但你不能说没有任何错。”看到这份鉴定报告后,邵洁稍稍宽了下心。

  在昨天的庭审现场,前来应诉的常州二院医务处的工作人员和法律顾问,也对上海司法鉴定部门出具的鉴定报告予以认可。院方表示,他们认可邵元度在医院的整个诊疗过程,认可这份鉴定报告,只是对于索赔数额存在一定的异议。

  邵洁作为原告之一,她和家人一并提起诉讼,状告常州二院,要求院方赔偿死亡赔偿金164416元、丧葬费17945元、交通费5431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0元,共计25万余元,并要求院方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因庭审现场原告方出示的交通费发票并非原件,按照法律规定,复印件可以不予认可。但没想到,当法官征询院方意见时,院方竟一口表示,“全部认可。不管是真实性,还是数额,我们都认可。”院方表示,他们对于前三项,即死亡赔偿金164416元、丧葬费17945元、交通费5431元全部认可,只是对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存在异议。

  作为原告方的代理律师,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龚拥军律师当庭向院方提出,在邵元度被转为一级护理后,却没有一条护理记录,希望院方对此予以解释。院方未正面回应,他们表示,上海司法鉴定部门出具的报告中已经明确记载,无须重复解释。

  在庭审快要结束时,法官按照程序征询双方意见,是否接受调解。对此,邵洁一口回绝,“绝不调解,请求法院直接宣判。”

  对话

  期待公正判决

  医院必须认错

  当事医生还说,现在突然特别理解“医闹”

  作为一名在医院工作了27年的医生,为何挺身出面,状告自己工作的医院?

  在采访此事时,原以为邵洁会“避嫌”,不会出庭与院方对峙,但事实上,邵洁一点都不避讳。

  她告诉记者,“曾经我很纠结,但走到这一步,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回避的了。我只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这一行为,让部分医生能够警醒,能够说实话,能够对病人更负责任。”

  记者:这么多年,按说应该对医院感情很深啊。

  邵洁:对,感情非常深,我是伴随着这所医院一起成长的。所以,事发后,我非常纠结,我在第一个24小时内,没说一句话,当时觉得我所在的医院,应该会给我家人一个合情合理的处理结果。

  记者:你所希望的合情合理的结果是什么?

  邵洁:当时就觉得,医院会查清事实,对有责任的医护人员予以处理,哪怕是批评教育。然后,对我们家属进行安慰,让我爸爸走得更有尊严一点。

  记者:但后来院方这么做了吗?

  邵洁:没有,我很失望。同时,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记者:什么样的压力?

  邵洁:我跟我爸爸的感情很深,他对我很信任。在他走前的这十年,他几乎没有去过医院看病,都是我在家里帮他看病、打针。这次是因为病情比较重,需要手术,他才说要到我们医院来看病。他来二院,看中的就是他的女儿在医院工作,会放心一点。但结果呢?在我的医院里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的弟弟和妹妹怎么看待我?

  记者:非常纠结?

  邵洁:这边是我的同事,我的领导,我跟他们都很熟,关系也很好。但是,另外一边,则是我的父亲,我的弟弟妹妹,还有我年迈的母亲,那更是我的亲人。夹在中间的我,当时真的希望院里能出面,哪怕是说句道歉的话,让我们心里能安心点,可是,没有。

  记者:对于医院的这种做法,你什么感觉?

  邵洁:我突然特别理解那些“医闹”,之前很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闹。如今到了我的身上,我才知道,遭遇这样的结局,我没有任何办法,有劲不知道怎么使。

  记者:那你想过要去“闹”吗?

  邵洁:想过。但是,我不会那么去做,我认为自己还有一条路,就是打官司。我相信,法律会给我一个公道,给我父亲一个交待。

  记者:其实,你可以选择调解,那样院方赔偿的钱款可能会多一点。

  邵洁:这个道理我明白,但我不会选择调解。可能大多数医疗诉讼都是以调解结案,但我希望一个判决,一份公正的判决书。你可以不用赔我一分钱,但你必须承认你的错误,因为,你的确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