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0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吊瓶森林”为何枝繁叶茂?

来源:南方日报作者:曹斯 谢欣茵 杨慧网址: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16-09/07/content_7580608.htm浏览数:291 
文章附图

患者为求快好依赖输液 滥用抗生素易致耐药性

■滥用抗生素调查(上篇)

黄兴的咽炎复发了,社区医院的医生让他到静脉注射区“吊水”,为了不影响两天后出差,他去了。这些年来,黄兴习惯了通过输液来解决“老毛病”。

我国是输液大国,像黄兴一样的人很多,他们把输液看作是最简单快捷的治疗方法,以为“一针了事”。国内医院输液室总是人满为患,大大小小的输液瓶、输液袋挂在架上,可谓是“吊瓶森林”。

一个数据反复被媒体援引:2009年,我国医疗输液达104亿瓶,相当于人均每年输液8瓶。

南方日报记者日前发起的一次在线问卷调查,在回收的135份有效问卷中,有65.93%的人认同“输液比吃药好得快”。南方日报记者走访广州3家医院,对约70个患者进行了简单采访,有26人表示为求快好曾主动要求医生开输液单。

因不少门诊静脉输液处方含有抗菌素,打点滴存在抗菌素滥用的副作用,近年来,安徽、浙江、江苏、江西等地开始限制门诊输液。自今年4月起,深圳陆续有4家医院部分叫停或全面叫停门诊静脉输液,引发公众对滥用抗菌素的关注和“限抗令”的讨论。

“吊瓶森林”为何枝繁叶茂?记者一探究竟。

●南方日报记者 曹斯 实习生 谢欣茵 杨慧

依赖输液

“很多时候吃药没用,最后还是靠输液”

想到两天后要出差,到外地治疗更加麻烦,当医生建议黄兴输液时,他没有拒绝。

一瓶青霉素加一瓶其他药水缓缓从静脉注入,近三小时后,黄兴一身疲倦地回家了。

黄兴是个“老病号”,因咽炎反复发作,他从高中开始经常上医院。他认为吃药效果慢,为了不耽误学习,每次先吊三瓶水。

黄兴觉得,现在生病了,很多时候吃药没用,最后还是要靠输液治疗,“是不是身体已经产生一定的耐药性了?”

输液又被称为打点滴或挂水。医学上指通过静脉滴注的方式,向体内注入大量溶解了治疗药物的液体(一次给药在100毫升以上)。在中国,不少人像黄兴一样,把输液当作是最简单快捷的给药途径和治疗方法。

这种独特的“输液依赖”观念,深植不少老百姓心中。

2010年,一组公开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输液用药104亿瓶,相当于每个人输了8瓶液,远远高于国际上2.5-3.3瓶的水平。

这些年,吊瓶被摘掉了,换成了输液袋,但“输液大国”帽子,却没有那么容易被摘掉。

近年来,因滥用抗生素致使产生耐药性强的“超级细菌”的案例并不少见。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首份抗菌素耐药报告,强调如果再不采取措施,我们将进入“后抗生素时代”,届时普通感染、轻微损伤都会再次威胁生命。

“超级细菌”繁衍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在接受采访时称,耐药菌繁殖,会使人无药可治,或久治难愈,增加了费用,浪费医疗资源;有人并没有滥用抗生素,但不慎感染了耐药菌后,也会跟着遭殃。

“其实,‘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输液’是国际公认的医学原则。”广州一家大医院的抗菌素临床应用专家小组成员吴毅(化名)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在美国的医院,不到重病或紧急抢救,都不主张给患者打针或打点滴。“对一般感冒发烧的患者,甚至没有退烧针,而提倡非药物疗法,比如多喝水、休息、加强营养等。”

迷信输液

“一些患者要求开单输液,劝说也没用”

今年7月,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一项2000多人参与的调查结果显示,60.9%的受访者认为“普通人对药物知识的缺乏,认为抗生素万能”是造成抗生素滥用的主因。

南方日报记者展开了为期一个月的在线调查,在一定程度佐证了这一结果:在回收的135份有效问卷中,65.93%的人认同“输液比吃药好得快”;在走访广州三家医院时,70多位被访者中的26人表示,曾有主动要求医生开单输液的经历。

在临床一线,吴毅(化名)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例子:“有时候,没有相关指征的患者要求我们开单输液,解释和劝说也没用,尤其是着急的患儿家长。我一般都会坚持我的原则。”可吴毅坦言,这么多病人再加上现在的医疗环境,临床医生肯定会有拗不过他们的时候。

近期,省卫计委主任段宇飞在上“民声热线”时直面这一问题。“听到不少患者抱怨,说隔壁都在输液,自己却不需要,以为医院不重视自己。这意味着是老百姓观念需要改变了。”在他看来,通过媒体普及药物知识,改变人们“抗生素万能”的错误认识,更新陈旧观念,尤为重要。

输液真的会好得比较快吗?“确实有一些药物,输液的浓度会比口服、肌注要高,作用较强。但是我们现在有不少药物,口服也能够达到有效的治疗浓度。最重要的是,输液风险更大。”吴毅解释,输液在国外相当于“小手术”,病人存在出现输液反应、静脉炎、脓毒症、心功能衰竭肺水肿、空气栓塞、心律失常和过敏性休克等风险,加之输液时药物直接进入血液循环,不良反应往往出现得更快、更严重。

不仅是患者,医生的观念也需要转变。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院长田军章举了个例子,以往术前医生总害怕病人感染,会预防性地使用抗菌素。后来进一步规范流程和限制使用抗菌素后,医生们发现,许多手术即便不预防性用药,术后感染也并没有增加。

限制输液

“说限制打抗生素,但没限制打针人数”

作为医疗大省,广东对抗菌药物的监管力度一直在加强。去年广东省卫计委、省中医药局出台的《广东省改善医疗服务行动实施方案》中提到,要加强合理用药,运用处方负面清单管理、处方点评等形式控制抗菌药物不合理应用。

然而,此前“民声热线”记者在走访时,广州某三甲医院医生坦言,“有收到通知,说限制打抗生素,但是没有说限制打针的人数”。广州某专科医院输液室护士表示,门诊输液人数似乎没有明显减少。

南方日报记者在实地调查中遇到过这样的受访者。他们说,过去就诊时,曾有医生主动提出“输液比较好”。“病人很多时候都是听医生的话,医生说打针好,那就打。”

为何“吊瓶森林”仍然枝繁叶茂?省卫计委医政处处长张伟称:“因为医疗收费一直采用按项目收费,医院为追求经济效益,可能会更有动力开‘吊水’单。以往医院药占比高,药物很大一部分是抗生素。但目前广东药占比已经达到国家要求,抗生素总体使用情况有好转。”

他补充道,抗生素使用一直是国家的整治重点,省卫计委及各家医院也在重点抓。“因病施治,抗菌药的使用比例、医疗质量控制等综合手段都要加强,也有一定的效果。”

张伟还举例说,省人民医院去年日均门诊量是1万人,日输液量是250人,通过医院主动加强监管,主动减少门诊输液,现在日输液量已经下降到55人,降幅达78%。

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广东将在年内启动综合医改试点省建设工作。省卫计委主任段宇飞说,“最终目的就是有效解决抗生素滥用问题,我们正在调研并制定方案,看如何更符合广东实际。动起来肯定是在明年了,我们希望这个过程尽可能短些。”

田军章所在的省第二人民医院已率先行动起来。“我们正准备给医护人员做与抗生素相关的进一步培训,从改变医护人员的观念开始,来解决输液滥用问题。”


新闻背景

史上最严限抗令

推动各医院整改

近年来,安徽、浙江、江苏、江西等地开始限制门诊输液。前不久,深圳宝安区人民医院(集团)第二人民医院正式停止门诊成人患者静脉输液,这也是深圳第4家限制门诊输液的医院,再次引发对滥用抗生素的关注和“限抗令”的讨论。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1年,原卫生部便开展“抗菌药物应用专项治理行动”,此后每年,卫计委都会发布“限抗”要求。去年7月,号称“史上最严限抗令”升级版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2015年版)》颁布,全国各医疗机构纷纷响应文件,加强了临床抗菌药物合理使用与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