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0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男子输尿管取石手术后肺栓塞死亡未鉴定过错参与度医院被判主责医疗事故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作者: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网址: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cc7b9703-fd67-4916-a9bf-69aa8ca35f20浏览数:757 
文章附图

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张圣梅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皖13民终166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住所地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淮河西路125号。

  法定代表人:盛继伦,该院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海,上海市康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圣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丁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丁方新。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许先英。

  以上四位被上诉人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丁勇。

  以上四位被上诉人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宋中清,北京市汉鼎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因与被上诉人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2015)埇民一初字第0441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6年8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没有新证据及新的事实和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本案进行了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事实和理由:山东金剑司法鉴定所对参与度不能鉴定,属鉴定意见不完整,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一审请求另行委托,但未予准许,故一审判决推定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承担80%的责任无法律依据。


  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辩称,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对山东金剑司法鉴定所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及专家证人证言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且该鉴定意见已指出不能鉴定参与度的原因和责任在于医方,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在诊疗行为中存在过错,一审判决认定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承担80%的赔偿责任正确。


  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确认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诊治、××患者丁军的过程中存在医疗违法行为、病例行为违法;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支付死亡赔偿金496780元、丧葬费23903元、医疗费9708元、被扶养人丁某生活费32214元、被扶养人丁方新生活费16107元、被扶养人许先英生活费22549.8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共计801261.80元。庭审中,变更死亡赔偿金496780元为538720元、丧葬费由23903元变更为25447元、被扶养人丁某生活费由32214元变更为34468元、被扶养人丁方新生活费由16107元变更为17234元、被扶养人许先英生活费由22549.80元变更为24127.60元,总额变更为849704.6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张圣梅系丁军之妻,丁某系丁军之子,丁方新、许先英系丁军之父母。2015年4月20日,丁军因反复右侧腰部疼痛2天余,入住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右输尿管结石、左肾结石。入院后完善检查,于4月24日行“右输尿管切开取石术”,手术顺利,××,补液对症处理,患者于2015年4月28日17点35分突发肢体抽摘、面色青紫、意识淡漠、呼之能应、不能对答。立即测血压93/46mmHg,心率119次/分,急转入ICU××治疗,在转科途中突发呼吸心跳骤停,立即予以留置经口气管插管,球囊人工呼吸,胸外心脏按压。入ICU后立即予以心肺脑复苏,持续胸外心脏按压、反复电除颤及血管活性药物应用,至2015年4月28日20点30分宣布经××无效,临床死亡。诉讼中,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及尸体检验,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不同意且同时申请对医疗过错相关事项进行司法鉴定,经合议庭合议,同意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申请进行医疗过错相关事项的司法鉴定,指定鉴定机构为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因送检材料未有患者死亡后经尸体解剖检验的相关材料,该鉴定机构不予受理。后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再次提出医疗过错司法鉴定申请,要求对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在对患者丁军诊疗过程中是否存在医疗过错、诊疗行为与患者死亡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过错参与度;申请尸检,依法委托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对上述委托事项进行鉴定,鉴定结果为患者丁军系肺动脉血栓栓塞致急性心力衰竭而死亡;丁军在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医疗期间,院方的诊疗行为存在医疗过错、过错与死亡存在因果关系、过错参与度无法予以客观评定,鉴定费用17000元由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先行负担。一审法院认为,按照法律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经鉴定,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对患者丁军实施的诊疗行为过程中存在过错,且医疗过错与患者死亡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故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对患者丁军死亡的损害后果应承担赔偿责任。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作为患者丁军的法定继承人,有权向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主张权利,患者丁军死亡时42周岁,故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的损失为:医疗费11699.51元、死亡赔偿金538720元、丧葬费25447元、精神损害抚慰金70000元。因丁方新已满75周岁,许先英73岁,二人均为农业户口,共有五个子女,其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按照城镇居民家庭人均消费性支出计算的请求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应按照农村居民家庭人均消费性支出计算,丁某跟随其父母一起生活,其扶养费应按照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计算,丁某、丁方新、许先英扶养费应为56008元(17234元/年×4年÷2+8975元/年×5年÷5+8975元/年×7年÷5)。本案因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术后告知不全面、××人进行巡视和记录、在转科时间上掌握欠妥,且在患者术后第四日病情突然出现危重变化时,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组织多学科会诊没有相关的会诊记录,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的医疗过错与患者丁军的死亡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且应承担主要责任。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对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提出异议,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和理由,不予采纳。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提出确认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诊疗、××患者丁军的过程中存在医疗违规、违法行为,因不属于民法调整范畴,不予处理。综上,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应当赔偿的损失为559906.40元[(9708元+538720元+25447元+56008元+70000元)×80%]。患者丁军死亡后产生的尸体冰储费用、解冻费因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未在诉讼请求中予以明确,且对尸体冰储费用未提供相关票据予以证明,对该项费用不予处理,可另行起诉。一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559906.40元;二、驳回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1810元,由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负担2400元,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负担9410元;鉴定费17000元,由张圣梅、丁某、丁方新、许先英负担3400元,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负担13600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对一审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归纳当事人的举证、质证及诉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司法鉴定意见书能否作为定案依据,一审判决认定责任比例是否适当。


  山东金剑司法鉴定中心系具有合法资质的鉴定机构,该机构结合病史摘要、病理司法鉴定意见书、听证会摘要及专家询问等材料作出司法鉴定意见,“分析说明”部分载明丁军在治疗期间,虽然医方给予一定的检查、诊断和治疗,但诊疗行为存在未尽全面告知义务、未尽相关注意义务之过错,过错与丁军的死亡后果存在因果关系,鉴于丁军术后第四日病情突然出现危重变化,医方组织多学科会诊没有相关会诊记录,是否有紧急溶栓的指征等无法得知,故对于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过错参与度无法客观评定,该鉴定意见客观科学、依据充分,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虽提出异议,但不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存在鉴定程序严重违法及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的情形,仅依据参与度无法评定认为该鉴定意见不完整,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于法不符,本院不予采纳,一审未予准许其重新鉴定的申请正确。该鉴定意见书对于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在诊疗行为中存在的过错及与丁军的死亡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作出明确认定,且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对在诊疗行为中存在过错的事实不持异议,一审判决结合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在诊疗行为中的过错程度,认定该院承担80%的责任允当。


  综上所述,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810元,由上诉人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磊

审 判 员  张虹良

代理审判员  朱珊珊

二〇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 洁


附:本案适用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