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0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2017患者安全新定义

来源:健康界作者:编译:艾慧坚网址:http://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wm/20170111/content-1010123.html浏览数:426 
文章附图

    Feeley先生强烈建议医疗卫生执行人员们改变患者安全范式,作为其2017年的新年解决方案,并从以下六个方面加以实现


“尽管2016年在患者安全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是在2017年及之后,我们还需要做更多工作。”美国医疗促进协会(Institute for Healthcare Improvement,IHI)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CEO) Derek Feeley指出。

“我们要看到所取得的进展,但是也绝不能因此自满”,他在IHI医疗卫生质量改进国家论坛(IHI National Forum on Quality Improvement in Health Care)的一个主题演讲中这样说到,该论坛于2016年12月6日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举办。

实际上,他引用了2016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并指出我们需要做更多工作以预防患者伤害事件的发生,该研究指出医疗错误是美国第三大致死因素。

Feeley先生强烈建议医疗卫生执行人员们改变患者安全范式,作为其2017年的新年解决方案(New Year's resolutions for 2017),并从以下六个方面加以实现。

1. 考虑如何尽可能正确做事,同时尽可能减少错误的发生。

从差错中学习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后知之明”却远远不够。“我们没有必要为了学习而去犯错。”Feeley先生说。他鼓励医疗机构从成功中学习,并努力建立成功的案例,而不是仅仅集中在修正错误上。

2. 由被动变为主动。

Feeley先生用“湖冰类比(lake ice analogy)”阐述了他的观点。“我们花费了太多时间统计掉到冰下的人数,但实际上我们应当关注的是冰的厚度。”他说。除了问自己昨天的医疗服务是否安全以外,医疗机构的领导者们也应多问自己,他们医院的医疗服务今天还是否安全,明天是否也安全?

3.考虑患者安全系统,而非仅仅考虑患者安全项目。

Feeley先生指出,因为患者安全总有改进的空间,因此一些安全问题就不能仅靠安全改进项目得以解决。此外,只关注一个问题会疏漏其他问题,使其他问题会突然出现。因此,医院应当建立反馈链(feedback loops),将每一安全改进计划建立于其他之上,直到在系统中解决安全问题,而不是只关注某一特定患者安全项目。

4.从恐惧、责罚和责任到谦逊、信任和透明。

医疗机构需要建立一种安全文化,鼓励医务人员报告患者安全事件和近似错误,并保护报告者。Feeley先生从航班机组人员处借用了一个概念,称“失误不一定总是失败,但隐瞒不报可能就是。”

5.使患者安全成为一种包容性倡议(inclusive initiative)。

“对患者安全投资最多的实则是患者自己”,Feeley先生提到,美国的医疗机构应当采取措施,使患者参与治疗和安全的方式变得简单。他介绍了加拿大患者安全组织(Canadian Patient Safety Institute)称之为“提问、倾听、交谈(Ask Listen Talk)”的倡议,鼓励患者就其治疗和安全问题进行提问,并建议将这一倡议引入美国。

6.拓宽“伤害”的定义。

感染和手术部位错误是患者伤害的典型案例,但Feeley先生建议拓宽“伤害”的定义,将“人道和尊严缺失”也纳入其中。例如,当医务人员没有向患者介绍自己时,可使患者感觉无助和失格。“没有人喜欢那种躺在病床上是一具躯体的感觉”,Feeley先生说到,“患者没有尊严就是伤害。”

Redefining patient safety in 2017

- 6 thoughts from IHI CEO Derek Feeley

- IHI CEO Derek Feeley 六大思考

编译自 Heather Punke,Infection Control & Clinical Quality,December 08, 2016 图片来自网络

编译:艾慧坚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设备处

审校:肖明朝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