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0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律师手记:中国医疗在逐渐泯灭人性?

来源:患者就医安全服务网作者:宋中清网址:http://www.jyaqw.net/nd.jsp?id=444浏览数:583 
文章附图

    在某市中级法院出庭后,律师跟他总结庭审重点:咱们只要抓住案件中“到医院的一个多小时里发生了什么”这一个关键点即可。


    昨天晚上,由于律师到达该市时天色已经很晚,他知道需要让律师很好休息,又要向律师表明自己的想法和坚定态度。律师看到他欲言又止,便立刻领会了他的想法。


    他是一位非常值得称颂的患儿遗父。他说:“我一直没有把官司的进展给孩子的妈妈以及孩子的祖辈说。我自己完全能够扛起打官司这份苦味责任。无论将来诉讼结果如何,我相信和支持律师的决策,我都会坦然接受。”


    律师完全明白他的心情:孩子到咱们家走了一圈,生活了几年,结下了亲子情缘。孩子走了,父亲总要为他讨个说法:究竟是父母不给他及时的最好的救治,是他的伤势本身就致命,老天要了他的命,还是医方应当承担责任?这就是死者遗属最基本的人情。


    孩子受伤时头部、胸部等部位有皮外伤,右下肢有数公分的开放伤口。卫生院的急救车予以简单包扎送往被告医院。被告医院安排颅脑CT、胸片等等检查,约50分钟后才重新包扎头部,始终没有重新包扎右下肢伤口。在被告医院让孩子的祖母抱着孩子进行仪器检查的过程中,孩子右下肢伤口一直有出血,浸湿了衣服。孩子到被告医院1个多小时后,医院外科发现已没有了收住院的条件:孩子失血过多,已经没救了。仍然没有输血升压抢救,而是转往上级医院。孩子终因失血性休克死亡。


    孩子的祖辈没有保存血染衣服的意识。但是医院有监控视频。诉讼中没有提供。


    孩子受外伤的责任方给予了一定赔偿。


    被告医院在答辩状中叙述的诊疗过程包含了上述仪器检查孩子腰腹以上部位数十分钟,而没有给予右下肢伤口重新包扎止血的事实。医院辩解未发现活动性出血。辩解仪器检查是为了查明有无颅内出血、体内脏器破裂出血,符合诊疗规范。


    律师在法庭上表述案情简单明了,他基本上未做什么补充。


    中年律师,发言并不愿意带有激昂色彩。但针对医院所作的患儿死亡毫无触动其恻隐之心的发言,律师不得不指出:原告指控的是被告管理方面的系统过失,并非医务人员的个人技术过失。当前我国医疗体制出了天大的问题:让医生趁就医者求助之机赚钱。这尽管是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地区都要摒弃和避免的,但是中国大陆医院的医生却被赋予了这样的“任务”。不仅仅本案被告医院是这样。取消药品加成后,器械检查就成了医院牟利的重点区域。更何况本案有外伤的责任者兜着医疗费?置右下肢出血于不顾,忙于器械检查赚钱,正是医院的管理系统问题所在。


    患方弱弱的要求仅仅是:医院赚钱可以,能否在保障就医者生命安全的前提下再赚钱?


    律师不由想起前段时间,在南方某鉴定机构的听证会上,被邀请来的某专家医生质问死者遗属:我们遇到过很多死者遗属,都没有打官司或者闹。你们为什么打官司告医院?


    医生分明在逼问死者遗属:你亲人就该死,你怎么还对死人有感情?


    不尊重患者生命权利。中国医疗,当真已泯灭人性?(宋中清)